做最好心水资料网站
网址:http://www.placeslikeus.com
网站:重庆时时综合走势图

若美国制造业景气持续减速 美联储下半年可能降

  美国制造业4月活动交出进一步放缓的成绩单。倘若这个趋势持续下去,美联储(FED)可能在下半年调降,作为阻止经济衰退的防范措施。

  美国供应管理协会(ISM)4月制造业采购经指理人指数(PMI)由上月的55.3跌至52.8,只小幅高于荣枯分界线月触及高点后持续处于下跌趋势,根据周三公布的最新调查结果,现已跌至2016年10月以来低位。

  相较于1950年以来的各月数值,去年8月指数排在第90个百分位,代表处于十分广泛且快速的景气扩张。到了今年4月,指数已跌至第44个百分位,显示景气明显放缓。

  制造业者的新订单、产出、聘雇增速皆更加缓慢,库存增速则加快,供应商交货也加快,种种现象都与经济增长放缓相符。

  美国制造业的景气循环通常在高速增长与缓慢增长间游移,有些时候成长放缓会转变成经济周期末的衰退,有时候则成为新一波扩张前周期中的放缓。

  制造业的成长周期并不规律,但某种程度而言还是存在可预测性,行业活动加速或减速不会随机发生。供应管理协会(ISM)制造业PMI指数的周期波动就相当连贯。

  周期末的衰退通常会促使美联储调降隔夜拆款利率,并采取其他措施刺激放贷并放宽金融条件。

  1980年代的经济衰退则是罕见的例外,当时美联储选择调高、而非调降利率,因为要压低通胀。

  但是制造业周期中的放缓也通常会导致政策利率调降,或者是其他的货币宽松,因央行会试图抵销经济衰退风险。

  1967年4月、1985年5月、1996年1月及1998年12月的周期中期制造业放缓的同时,有效联邦基金利率也下滑。

  美联储有时会采取其它措施,而不是调降联邦基金利率目标,例如,扩充证券资产,改变前瞻指引,或者放宽其它信贷管制措施。

  1962年8月前后的那一波景气放缓,促使美联储买入更多美国公债,放宽保证金要求以提振放贷活动,抵消股市信贷的急剧下降(“年报”,1962年)。

  2012年11月前后的一波放缓,则促使美联储通过购买更多抵押贷款支持证券(MBS),来强化量化宽松计划(“FOMC声明”,2012年9月)。

  而2016年1月前后的放缓,导致美联储软化了之前有关升息的论调,改为更加渐进的立场(“FOMC声明”,2015年12月)。

  先前几次的景气放缓程度都比目前动能减弱情况更糟一些,当时ISM制造业指数下跌所触及的低点,最好的是1962年8月的49.5,最糟的是1967年4月的42.8。

  但如果该指数继续以最近的速度下滑,就将在第二或第三季的某个时候跌破荣枯分水岭50,提升美联储在下半年放宽融资环境的可能性。

  债券交易商当然认为,降息或开启新一轮货币宽松的可能性正在升高。2019年下半年到期的美国公债收益率(殖利率)曲线在最近几日又出现倒挂。

  目前,美联储“仍认为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:经济活动持续扩张,就业市场状况强劲,且通胀率接近...2%的目标水平。”

  然而美联储也承认存在下行风险,包括“全球经济和金融状况发展,以及通胀压力低迷”,并承诺对调整利率保持耐心。

  核心通胀指标近期下滑,将让美联储在确定经济衰退风险上升时,有放宽政策的空间。

  很过评论人士、政策制定者和交易员都表示相信经济将在今年晚些时候重新加速,因家庭收入强劲增长。

  如果美国和中国能够达成全面贸易协议,那么这将削减关税、提振企业信心和投资,并刺激经济以更快速度增长。

  国会和政府还可能就重大基础设施支出方案达成一致,旨在提振国内制造业和就业。

  但自1960年代起,当美联储没有采取措施缓解金融状况时,从未出现过像当前这样的中期放缓。

  但这次可能会不同。如果未来2-3个月放缓趋势仍持续,政策制定者可能得出结论,认为需要采取小幅放松金融条件的举措、作为因应经济衰退的保险政策。

  美联储在2012年、1998年、1995年、1985年、1967年和1962年曾做出相同的考量。面临同样的问题,决策者可能再次以相同方式做出回应。